“ 不,我不是明星。”

Magazine 62a

Martin Kessler designaffairs

偶遇這個嬌小的中國姑娘時,也許她會有點害羞,但我們不會讓自己被這種印象所欺騙:力丹是一個工業設計師,她表現出開放、精力充沛、務實與富有洞察力的人格特質。透過訪談,我們描繪出這個中國頂尖設計師的畫像。

力丹,您是受西方訓練的設計師。假設您在2000年左右時,在中國完成訓練,而不是德國,對今天的您來說會有什麼不同?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過去我從沒想過。在德國的日子對我有很深遠的影響。這是第一次,我遭遇了關於永續經營與質量的概念衝擊,而我相信它們今天仍然是我內在組成的一部分。德國人說我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國人,而中國人認為我非常德國。我介於兩者之間。我瞭解西方的結構與邏輯思維,但是我也依循中國的傳統。

所以中國人的心態與邏輯已經發生變化了嗎?

是的,事實上起了很大的變化。今天新一代設計師正在改變我們的視覺設計。在很短時間內,這些年輕設計師已經激起了我們國家很大的變化,而他們也在塑造某些變化中扮演角色。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到處旅行,並且開創了新的行為模式。溝通方式已經產生變化,中國正在發展它自己的風格,質量正是其中最重要的議題。

有中國風格的品牌與工業設計嗎?或者,中國設計師以在其他工業的同樣方式,改變西方設計經驗?

我不同意中国必须或需要发展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它会自然发生。在我们的设计中可以看到中国的影响——这是当然的。但是品牌形象并不完全由 设计决定。整体社会价值就会塑造品牌与产品。在这方面中国的动力已经非常明显。我们只要去想整个电子商务平台已经发展得非常快并且竞争非常激烈。这里有些显著的例子: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集团的业务包括Alibaba.com、B2B平台和淘宝网上拍卖网站;它声称是中国最大的IT集团)或者网络出租车应用软件滴滴打车。另一个例子是在短期内发展得非常快速的小牛智能电动车;它的定价是人们买得起的4000元人民币,它的电池供电技术与美国运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所使用的相同。中国个性在类似这样的产品当中十分明显。

「我不同意中國必須開發一種完全屬於自己的設計風格。」

刘力丹

如果我們把西方工業設計悠久傳統作為標準,您覺得中國設計目前達到哪個階段?

這是一個典型的「歐洲」問題。你不能把每件事都簡化為設計並進行比較。你必須牢記,在中國,驚人的變化並不僅僅限於研發與生產。整個社會正處於變化的狀態。中國已經不再專注於成為一個廉價製造業的巨頭,這也不再是中國的定位。質量現在是新的驅動力。現代科技與優良設計是新的「中國特色」,你也 可以說「消費者需求——產業理解」。好的設計在今天的中國仍然很少,然而我們有很多好的設計師。這聽起來很矛盾,但事實是許多年輕設計師從傢具行業出發,經過相當一段時間,最終落腳於核心的工業設計。但是大部分情況在未來幾年會得到改變。

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信息透明的世界。培養區域性設計運動或者風格是否仍有任何意義?

我會用不同的方式問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問題不在西方或東方設計與品味本身。我們要問自己的問題是:西方人的需求如何與東方人不同?在這個方面出現了很多差異。然而,差異必須由產品本身來消除,而不是設計。以冰箱為例:在西方人們每周到一個大的商店一到兩次,他們希望冰箱有清楚的結構,讓他們有秩序地填滿冰箱。在中國人們每天購物;但他們只是把所有東西都塞進冰箱,包括藥品與化妝品。這會影響冰箱的「內部運作」,然而兩種不同文化卻只用了一種產品設計。

劉力丹與她的團隊為上海儀電(INESA)發展出第一個中國品牌的激光影視機。這是德國與中國設計語言相互影響的最佳範例。

「德國工藝——中國理解」 在中國是很不錯的方式。 而這正是我的個人優勢。

劉力丹

您在著名的上海同濟大學工業設計系擔任系主任這個責任重大的職位,您對於西方大學教育青年人才的方式也很熟悉。這兩種教育系統有什麼主要的不同之處?

它們之間肯定有一些非常重大的不同。中國教育系統並不特別重視培養想象力與批判的思考。從這個角度來說,西方教育系統給設計學生的環境比較好。如果你告訴一個中國學生「就這麼做」,他會就那樣做, 而不會對這個任務有太多的批判分析。在他們前兩年的課程中,中國學生必須瞭解他們能多有創意,或者他們能被允許走多遠,以及在哪些領域發揮創意。我在大學執教十多年了,我已經看到這種情況正在改變,雖然不是很快。因為這樣,中國的大學一般而言對學生性格有很大的影響。同濟大學在中國教育界絕對有其領導地位。別的不說,我們聘請了大量外國教員,使得我們持續密集地與西方對話。

您會形容自己是中國設計師領導者之一嗎?

不會。中國有數以千計的頂尖設計師,男性女性都有。我算不上是一個明星設計師。

但從您的作品所獲得的許多國際獎項來看並非如此。

如果你那樣看的話,那麼我想是的。我作品的設計質量,是中國這座深不可測的冰山之一角。雖然從根本上來說,我不相信有任何個人設計風格或明星設計師的需要。

但是,明星設計師如Philippe Starck、Jasper Morrison與Konstantin Grcic,他們不是讓好的設計被更多人所知道嗎?

這在某些特定行業如傢具業可能是對的。但是工業設計面向的是功能;產品必定會被大量製造與銷售,它的功能得完美運作。功能必須持續使用,公司要做為功能的靠山——還有許多其他因素。設計風格在這裡沒有角色。從我的角度來說,更重要的因素是商業精英:他們的決定會促進好的設計。

請問您在中國的工作,享有它應得的地位,或者,如同在其他地方一樣,您是很難在中國找到知音的先行者?

我沒有那種問題。我是中國人而我為德國設計公司工作。德國公司希望在中國市場建立自己產品,而著眼於西方國家的中國公司發現,這對它們也同樣重要。「德國工藝——中國理解」在中國是很不錯的方式。而這正是我的個人優勢。

如果劉力丹不是一個工業設計師,她會做什麼?

(沈思片刻)中國父母對他們孩子的職業抱負有很大的影響。我的父親是一個藝術家而母親是傳統戲劇演員。所以我一開始學的是現代舞,而我的夢想是成為舞蹈家。但在這一行我沒有未來——我太矮了。也許我今天會投入瓷器工藝的製作,我可能會推出自己的瓷器產品。 •